• 永利官网平台
美高中生外援首探CBA

美高中生外援首探CBA"水深" 广东冒险"赌"天才

  22日晚,广东队通过官方微博公布了一个令球迷们没有想到的消息:他们签下了年仅18岁的美国高中球员伊曼纽尔・穆迪埃。而几乎同时,美国媒体报道称,广东队为此支付了120万美元。对于一个美国高中球员而言,这已经是最高的待遇。

  后卫穆迪埃能力很强,被美国媒体预测为明年NBA选秀前三名,甚至是状元秀的球员。穆迪埃没有像大多数美国球员一样从高中进入大学,然后再参加选秀,而是通过先到国外打球一年后,等到年满19岁后再参加选秀,这本身就是一种冒险。

  而对于广东队而言,选择穆迪埃同样是次冒险,这也是CBA球员首次选择美国高中生外援。随之产生的一个问题是,如果穆迪埃在广东队能获得成功,那么他会打开CBA在引援上的一个新思路吗?

  穆迪埃为钱到海外打球

  穆迪埃出生在刚果(金),后来搬家到美国定居。身高1米96的穆迪埃拥有出色的身体条件,在美国球探报告上,穆迪埃的身体条件和运动能力达到了精英级别。除了这些,穆迪埃被人称道的还有他的得分能力。

  穆迪埃在今年高中毕业后就已经被美国媒体盯上,ESPN就将穆迪埃评选为今年全美最好的高中生球员。多家美国选秀模拟网站预测他能在2015年NBA选秀时占据很高的名次,甚至会成为状元秀。

  穆迪埃一度计划像其他美国球员一样,在高中毕业后进入大学,并在此打磨一段时间后就进入NBA选秀。穆迪埃原本和达拉斯南方卫理公会大学达成了初步协议,这个大学的球队主帅是曾经执教过艾弗森的拉里・布朗,可是就在约一星期前,穆迪埃改变了主意,他选择到海外打球,为的就是改变家庭情况。很显然,CBA广东队开出的一年120万美元的打球合同能足够吸引穆迪埃的目光。这样的价格,也开创了美国高中生到海外打球的历史新高。

  广东队冒险“赌”天才

  穆迪埃的篮球天赋已经无需太过证明,但能花费如此大价格将其引入到队伍中,广东队也是要冒着很大的风险:一个还没有一场职业联赛经验的18岁球员,心智未见得有多成熟的情况下,还需要面对语言沟通、异地打球的环境适应等一系列问题。“这些因素教练组在决定签下他前已经充分评估过。”广东队副总经理胡志强在昨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解释说。

  一个现在还在美国观看NBA夏季联赛的经纪人向北青报记者进一步透露,穆迪埃是广东队主教练杜锋很欣赏的球员。据这名经纪人透露,杜锋曾经带着球员高尚在今年4月参加了耐克篮球峰会,这是一个云集了全世界年轻才俊的地方,其中就有穆迪埃,而他的表现给杜锋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而在此后,当杜锋等广东队教练组、管理层去美国观看NBA夏季联赛、选择外援时得知了穆迪埃想要到海外打球的想法,于是就和他洽谈了加盟的可能性,并给出了令后者几乎无法拒绝的高价。众所周知,广东队在引援上历来是经济型的,绝非那种不计成本疯狂砸钱引援的球队,但穆迪埃的天赋和特点让广东队愿意冒险。

  引发CBA连锁反应仍未可知

  在此前,被人们看好的高中生球员跳过大学去海外打球再参加NBA选秀的成功例子并不多:目前在活塞队效力的詹宁斯曾经也被ESPN评为当时全美最好的高中生球员,他在高中毕业后前往意大利联赛效力,场均不到20分钟的上场时间,得到5.5分。在2009年詹宁斯参加NBA选秀,首轮第10顺位被雄鹿队选中。

  美国媒体昨日分析称,如果穆迪埃能在CBA打出名堂,那么他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会超过当年的詹宁斯,很可能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天才高中生效仿穆迪埃的模式。而对于CBA,穆迪埃的到来,会不会打开我们联赛引援的一个新的思路呢?

  一个著名经纪人昨日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这样的例子:他在之前向几支CBA球队推荐了罗德尼・胡德这名高中生球员。“这些CBA球队只是听了听就过去了,感觉太年轻了。他们缺乏对美国高中生篮球人才的了解。”因为没有海外球队要胡德,他后来进入大学,然后在读了一年后就在今年进入NBA选秀,结果爵士队以首轮第23顺位选中了他。

  众所周知,CBA在这些年选择外援的类型无非有几个:第一是现役或临近退役边缘的NBA球星,像钱德勒、JR・史密斯、马丁等,第二是NBA大牌球员,如麦迪。第三就是在CBA证明自己能力的球员,像是杜比、查尔斯等CBA“老熟人”。

  穆迪埃能否开辟一条新的引援道路?广东队副总胡志强对北青报记者说:“我觉得不一定会这样,他不太会在CBA引发这样的连锁反应。”而某南方球队的一个负责人在接受北青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我们CBA的水平虽然不及NBA,但我们需要的外援还是要有一定的职业比赛经验,所以不太会选择美国高中球员,也不会将选材触角深入到美国的高中生范围。它不会形成选外援的主流。”

  但有国内经纪人对此持不同看法。“我觉得还得看穆迪埃在广东队的表现,如果效果非常好,说不定会有一些CBA球队调整引援的思路,而我们推荐美国高中生球员时也会有一定的底气。”文/本报记者 宋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