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官网平台
二十国财长与央行行长会促美国批准IMF改革方案

二十国财长与央行行长会促美国批准IMF改革方案

为期两天的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2月10日在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闭幕。在世界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与会各方为世界经济把脉,围绕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国际金融架构、金融监管和可持续增长的经济框架等议题进行探讨,协调各成员国的力量推动全球经济增长。

会后发表的会议公报说,成员国将继续审视目前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并采取果断行动。公报说,各成员国仍然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0年提出的份额改革和治理方案没有得到落实感到“非常失望”。公报重申尽早落实改革方案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优先的努力方向,希望美国尽早批准这一方案。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问题成美国两党斗争牺牲品

2014年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就份额和治理改革专门发表声明,对美国当局表示失望,并希望美国尽快批准改革方案。拉加德还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准备好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讨论推进投票机制改革,并将改革期限设在今年6月。

国际金融危机刚开始的时候,二十国集团领导人认识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融资和改革,并于2010年达成改革共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批准的关于治理和份额改革的方案主要内容有两点:一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份额翻番;二是发展中国家的出资比例和投票权增加到6%。欧洲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让出两个董事席位,以更好地反映成员国在全球经济中相对权重的变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拟将总份额提高一倍,以应对经济发展的新形势。美国的出资份额资金由国会拨款,但近年来,两党在预算、债务问题上争执不下,甚至造成联邦政府机构一度关门,从某种意义上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问题也与美国内政搅和在一起,成为两党斗争的牺牲品。

从更深层面看,美国希望维持自身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特权,维护美元霸权,因此拒绝改革。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投票份额达到16.8%,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议需要85%的多数才能通过,美国拥有事实上的否决权。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詹姆斯・罗伯特谈到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改革的理由时,说得相当直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行机制对美国有利,改革会削弱美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影响力、影响美国国内预算。

很多共和党议员投票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方案,认为用数十亿美元的美国税收接济那些经济陷入困境的国家,将损害美国的主权。

美国国会阻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不仅严重妨碍国际金融稳定力量的改革和发展,还大大损害了美国的信誉。一些学者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已经被美国政治“绑架”。在这种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治理结构的缺陷严重影响了自身的公信力,使其代表性、合法性、公正性受到国际社会的质疑,影响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维护国际金融稳定的能力。

美国阻挠改革方案源于担心降低自身的配额和投票权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刊文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被美国阻挠着实令人恼火,尤其是考虑到美国一开始曾力主实施改革。奥巴马政府公开宣称,愿引领世界经济发展。考虑到它无力赢得国内的支持,这种宣称实在没什么可信度。

比利时鲁汶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格・蒂斯向本报记者表示,美国国会阻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方案源于担心降低自身在该组织中的配额和投票权,甚至失去对紧急资金储备的一票否决权。随着美国经济的好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在美国国会议程中的重要性已经改变。在国际金融危机刚爆发时,美国为了获得来自新兴经济体的帮助和支持,表示愿意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和治理改革。如今,随着量化宽松政策的结束,美国经济也重获增长动力。在此情形下,美国对份额和治理方案的改革愿望也就不那么迫切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21世纪以来,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地位大幅上升。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购买力平价数据,2004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占世界经济比重为42.8%,而在2014年,这一比例预计将达到57%。然而,一些全球治理机制并未跟上时代的步伐。不论美国政府还是国会,都对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份额上升、欧美的份额相对萎缩感到担忧。因此,本次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对这一方案落实过程中出现的持续拖延感到失望,敦促美国“尽快批准改革方案”。